栏目导航

www.3438.com

走在希望的田野上498888开马

更新时间: 2020-01-30

  2020年是著名诗人艾青110周年诞辰,著名音乐家施光南诞辰80周年。我踏上二位的家乡浙江金东——那个让诗人爱得深沉的土地;那个让音乐家灵感迸发的希望的田野,用心感受这里的点点滴滴。

  金东在哪儿?在浙江省的中部,隶属金华市,是国家确定的长三角G60科创走廊最具活力的核心发展区之一。金东,意寓为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之地——金东,也是艾青家乡,施光南故里。金东的土地,是让诗人眼里常含泪水,爱得深沉的土地;而在音乐家心中,那是“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的希望的田野。

  我第一次踏上那片土地,是有幸陪同高瑛大姐去给艾青小学的孩子们赠书、讲课。那是2014年的三月初春,艾青、高瑛夫妇的合璧之作《诗的牵手》诗集面世,我知道,其间饱含着大姐对爱夫深深的思念。诗集上半部是由高瑛亲自选定的艾青各个历史时期创作的经典诗章,如《太阳》《煤的对话》《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我爱这土地》等共39首,下半部中怀念艾青的诗最能打动人。比如她把北京东城区东四十三条97号庭院中的那棵玉兰树写进了《思念》中:“玉兰花是你最爱的花/因你,我更加爱护它”“在玉兰花开的三月/你踏着月光回家吧/看看不尽思念的我/也看看盛开的玉兰花。”那是一棵紫玉兰,每逢三月花开,都引起她无尽的思念,都能给她带来新的灵感。就在去年三月,85岁高龄的高瑛仍执笔写下了《又是三月天》:“当年,你因为爱/种下了玉兰树/你走了,走了/把美,留给了爱你的人们……”

  此时,我再一次走进金东区傅村镇畈田蒋村艾青故居,我代大姐去看院中那棵同为开紫色花朵的玉兰树。时令虽已初冬,只见树木已长成冠状,绿色的枝叶仍是郁郁葱葱。玉兰树后的墙壁上装饰有高瑛亲笔书写的《玉兰》诗。我用手机拍下玉兰树和玉兰诗,我要告诉高瑛大姐,艾青故居及纪念馆得到很好的规划和扩建,已经成为浙江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畈田蒋村还实现了艾青先生生前的心愿,在家乡的田间为《大堰河——我的保姆》中的保姆“大堰河”重新修建了墓地。虽然旅行社的车队经过时一般不会停车,但人们见到大叶荷村路旁醒目的标牌时,都不禁发出叫声:“快看啊,大堰河,我的保姆!”

  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本以为我对他有着相当的了解,然而真正走进源东乡东叶村他的故居,我的心灵感到一阵撞击:这里没有“施光南故居”,498888开马,院落的门匾上题写的是“施复亮施光南故居”——父子两代人的纪念地。父因子荣吗?全然不是。原来,施光南有着一位非常了不起的红色父亲。施复亮原名施存统,是中国的早期党员之一,也是中国第一代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他与俞秀松、李大钊、陈独秀、陈望道等一起参与了中国创建初期的革命活动。1922年5月,党领导下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俞秀松、张太雷、蔡和森、沈泽民、施存统、高尚德等组成团中央委员会,推选施存统担任团中央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早已改名的施复亮出任劳动部副部长等职。施光南从小在这样一个革命家庭,度过了他幸福的童年。

  在观看故居的展览时,我被一页写有母子俩笔迹的格子纸吸引住了。那是1953年10月1日,小光南跟随父母登上了城楼,高大的主席向他们走过来,毛主席在和施复亮夫妇亲切握手后,又微笑着向小光南伸出了那双大手。笔记本的这页纸上,是当年13岁的施光南平生写下的第一首诗歌:“时刻看看这只手/想想做得够不够/领袖的温暖记在心/永远跟党向前走。”下面显然是母亲钟复光几年后补写的字迹:“因为当时我随你爸登上,带着光南,毛主席与我们……”母亲后面的字迹已经模糊,有些看不清了。

  展览柜里陈列着施光南自己写的一篇文章,叙述了他五岁时(当时他已上小学)“创作”第一首歌的往事:小学教他音乐的老师让他代表学校去参加一个歌咏比赛,小光南说,我要唱我自己的歌。老师竟说,好,你唱吧。于是小光南唱出自己心中的歌词和旋律:“花儿小,花儿好……春天来到了。”年轻的音乐老师在一旁记下了“谱子”,比赛那天还上台为他弹风琴伴奏。施光南获奖了——一个木马玩具。那是他人生创作的第一首歌和获得的第一个奖品。

  陪伴施光南一生的那架斯坦威钢琴,如今静静地摆放在故居一隅,好像随时等主人回来。那首脍炙人口的《打起手鼓唱起歌》,写于光南新婚的1970年。那天,是爱妻洪如丁的生日,他把最美的旋律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妻子。还有那首人们耳熟能详的《多情的土地》也与如丁有关。洪如丁在怀念光南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她要出国工作。在送行时,光南塞给她一盘磁带,“你如果想家的时候,就听听这首歌”。当时,洪如丁并没有特别在意。异国他乡的日子紧张而忙碌地过去,一天,她真的想家了,当然,也想起了那盘爱人送给她的随行礼物,她赶紧拿出磁带,第一次听到了这首《多情的土地》:“我深深地爱着你/这片多情的土地/我时时都吸吮着/大地母亲的乳汁/我天天都接受着/你的疼爱情意……”对爱人的思念、对祖国的深情,使她流下了难抑的泪水。几年后,如丁的父亲去世,她和光南商量,就用这首歌为慈爱的老父亲送别……万万没想到,1990年5月2日,她心爱的丈夫,为人民创作了近千首优秀作品的音乐家,猝然倒在了他作曲的钢琴上,年仅49岁!如丁决定,在施光南遗体告别仪式上,就用《多情的土地》向爱人做最后的告别……

  走出施复亮施光南故居,天空竟飘落下一阵秋雨,霏霏雨丝恰好掩饰了我眼角的泪花。故居正在进一步修缮扩建中,施工的民工大多是东叶村的乡亲,得知我们是专程来拜谒的,微笑着打招呼,并很快七手八脚在施工现场清理出一条步行道路。看得出他们因家乡出了施复亮、施光南父子两代英豪而倍感骄傲。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大堰河,是我的保姆……大堰河,我是吃了你的奶而长大了的/你的儿子/我敬你/爱你”。金东是诗歌之乡,在这片看得见山,望得见水,氤氲着浓厚乡愁的土地上行走,我们感染、我们陶醉,因为我们置身于实实在在美丽乡村的建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