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3438铁算盘六肖中特

炮灰女主逆袭之路搜码网888569

更新时间: 2019-11-19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与林穆音相处时其稍有外泄的情绪,倒是和顾玥改写后的人设差别不大,看起来只是个白莲花。

  男主卫凌,谁来告诉她,他真的是最后登上高位,睥睨天下那个人吗?为什么他看起来像个被古月骚扰到被迫害妄想症的愤青……

  至于南沐寒,顾玥觉得自己是真的看不透这个原本只是配角的世子了。他到底为什么三番几次地救她啊? 顾玥蹙眉,缓缓地在宣纸上绘制记忆里小说的人物脉络关系。

  穿进书里这些日子,她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这已经脱离了她当初改写的那本小说,成为了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里面的所有的人是有血有肉的。皇上皇后对她看似宠爱,实则古怪的态度。还有古家老爷偏离人设的崩坏性格,都预示着她不能再简单地把这里看做书里的那些文字了。这里一切的一切都让她必须打起精神来去应对。

  顾玥望着纸上秀气漂亮的柳体楷书,叹了口气。算了,仅仅只靠这些书中片面的描述也没用,到底还是要实实在在和这些人打交道。只能是依照些剧情发展小心些,走一步算一步吧。

  想着,顾玥折了纸,将它扔进桌上摆着的黄铜镂空莲瓣香炉里。直到那张纸被烧成了灰烬,顾玥才移开视线。

  到了晚上用饭的时候,卫凌已经识趣地告辞了。倒是顾玥第一次见到了刚从娘家回来的古夫人。这具身子虽说和顾玥从前长得一样,却倒也真是和古夫人很像,标准的鹅蛋脸,柳叶眉,皓齿红唇。算不上绝世美人,也还够得上清秀可人了。

  顾玥怕说多错多,也没敢问古扬的去向。惦记着答应今天遇见那位老伯的事,她甚至都没有同家人多交流。草草吃了两口饭,顾玥借口身子累了,一个人躲进来房间,让他们没事不要来打扰。

  顾玥信手在宣纸上画了几个米老鼠唐老鸭之类的卡通人物,可是只这样两三个造型,不够夺人眼球。而且大卫王朝终究还是半个古代,太前卫的东西恐怕物极必反。

  要是能有什么古人能接受的,又能出一个系列,持续抓人眼球的糖人造型就好了。

  啊啊啊~顾玥烦躁地将花了卡通人物的宣纸团成一坨,扔在角落。海口已经夸下了,她还以为自己好歹是个现代人,随随便便就能像诸葛亮附体一样,甩出一堆精囊妙解。

  顾玥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商机。抓起搁在笔架上已久,墨迹几欲干涸的狼毫笔,就开始在宣纸上写写画画。

  若是让老伯捏一套四大名著的人物造型,每买一个糖人,就配合着随机发一张与该人物有关的故事剧情,以四大名著精彩的剧情,想必能吸引不少人。

  古家从商,要是老伯的糖人生意真能变好,等四大名著的剧情被人们收藏得七七八八的时候,便可让古家出面出售完整的故事书,说不定还能印刷一些连环画什么的。

  怎么办?顾玥觉得自己的脑洞开得停不下来了。呜呜呜,这种三流穿越小说女主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只是决心要远离男女主那些破事,划清界限,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她现在做的所有事都是必须的。

  形势不明,她现在想想下午自己思索了一下午的成果,简直想两巴掌拍醒那个刚来这里,直到今天都还在到处瞎说胡话的自己。

  论权术阴谋,她是万万玩不过她笔下那些在皇城里淫浸多年的那些人的。更何况,在这里,她从书中了解的一切,都可能只是表象。暗处蛰伏的人,不知是否察觉了什么。搜码网888569,顾玥想,她要学着这里的所有人一样,努力活下去。

  又是依着记忆默四大名著的剧情,又是画着各路人物的造型。天知道她突然反应过来水浒有一百零八将的时候有多崩溃。

  等到寅时更夫的更声从远方响起,顾玥才打着哈欠,揉了揉几乎睁不开的眼睛和衣爬上了床。

  终于,顾玥在家老老实实宅了好几天,拖着快废了的手,以及快秃噜毛的狼毫,花完了所有的人物造型。

  这次顾玥不敢再自己亲自去见老伯了,只支使着菱儿按照她交代好的运营模式同那位老伯交涉了这个问题。

  交谈之后,菱儿告诉顾玥,那位老伯姓吴。吴老伯虽然对顾玥所说的方案感到惊诧。但也是将信将疑地决定按照顾玥的方式试一试。

  吴老伯按照顾玥画的造型捏糖人的第一天,顾玥坐在摊位不远处的马车上挑帘观察情况。她今天穿了一身压箱底落灰的银灰色绣暗花的襦裙,梳着堕马髻,只用一枚银钗固定。手上也是不饰一物,头上还戴着锥帽,低调得不能再低调了。

  不得不说,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还是高度概括了中华文化的精髓的。虽然不少黄发垂髫的孩童是被悟空八戒的造型所吸引,但更多的人是被随手买到糖人后附赠的那张小卡片上的故事情节给吸引过来的。

  顾玥满意地放下帘子,卸下重担似的地取了锥帽。轻吁一口气,顾玥不禁暗笑自己对一个捏糖人的小摊抱有这么大的希望,真是病急乱投医。

  顾玥唤来菱儿,吩咐她去嘱咐吴老伯近日低调些。今日吴老伯生意火爆,若只是昙花一现倒也罢,长久如此,势必会有人眼红,还是低调行事比较稳妥。

  忽地,一阵风吹过,卷起来窗帘子。显露出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鳞次栉比的房屋摊位充满生活的气息。顾玥不由浅笑,她突然斗志昂扬,她一定能过得很好。

  “嗤”男人着一袭绛紫色锦袍半倚在美人塌上,听着暗卫垂首跪在面前汇报顾玥的消息,不由失笑。

  “你是说……那郡主竟为市井之地为一个捏糖人的出谋划策?”男人慵懒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戏谑。

  男人盘腿直起身来,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扶手上轻扣。沉吟片刻,问到:“沐青,那边什么情况?”

  那暗卫早已不知去向,只见沐青如松般立在塌前:“那边也都盯着郡主的动静呢。”

  男人,哦,不,南沐寒吩咐道:“接着盯吧,我倒要看看那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倒也没有,属下看今天您那样对郡主,还以为您会再出手帮一把郡主……”沐青看着南沐寒似笑非笑的眼神,不由噤声。 南沐寒嗤笑一声,“你当你家世子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吗?不过那边,想来也只是试探古月一下,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沐青双手抱拳鞠躬,“是”正要转身离开之际,又想到了什么多问了一句,“那若是郡主遇到什么麻烦,可需出手救助?”

  南木寒捏着手中的棋子,透过榻边开着的梨木雕花的窗户,看着院落内的精致,嘴边带着丝玩味的笑意,眸中的深意,沐青看的不甚明了。就在沐青以为南木寒不会再说话的时候,南木寒将手中莹白的棋子扔回棋篓里,“不必,若非生命危险,大可不必管她。我倒想看看,以这个郡主的能耐,她能自救到哪种地步。”

  毕竟,敢给卫凌下药之后还能活着回来的人,放眼这大卫京都,只她古月一人尔。 “是”沐青领命,出了门,脚下一提,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窗外的蓝天上只余几朵单薄的云,南木寒重新躺回美人榻上,脸上玩味的笑容已经收起,现下只余一片云淡风轻。 南木寒闭着眸,却并未睡着,榻边的矮几上,棋盘上是并未下完的棋局,黑白纵横,就像这天下,纵横交错。南木寒心中几度思量,他始终是要在这趟浑水里,去搅一搅的。

  成王败寇,一念之间而已,未来的路还很长,这盘棋,要慢慢的下,南木寒并不着急,目前的事态,都在他的预想之中。

  南木寒想起上次见她还是在宫里,落水的狼狈模样,一双杏眼,湿漉漉的一溜刘海贴在脑门上,开口,便是语出惊人,在南木寒的脑海里留下了极深的印象。